今天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刘墉为何终其一生进不了军机处的故事,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趣历史小编一起看一看。

  刘墉是清代历史上著名的大臣,与其父刘统勋被誉为“父子宰相”。他在民间的人气更高,素有“宰相刘罗锅”的称谓。然而正史上的刘墉,却与人们想象中有很大的差距。

刘墉作为清朝有名的大臣 刘墉为何始终进不了军机处

  放眼乾隆一朝,刘墉始终处于第二梯队,与同时期的阿桂、和珅、于敏中等差距甚大,甚至比王杰、董诰也稍逊一筹。

  从任职的角度来看,刘墉至死也没有跨进军机处的大门,就连内阁大学士一职也是在乾隆心不甘情不愿的情况下才授予他的。

  那么刘墉作为根正苗红的官二代,且自身能力也不差的前提下,为何始终得不到乾隆的信任呢?

  刘墉的仕途充满坎坷

  刘墉出生于官宦世家、书香门第,条件较一般的读书人优越很多。然而他的科举之路并不顺利,几次乡试都未能中举。

  乾隆十六年,31岁的刘墉因父亲刘统勋的关系,才获得了一个恩荫举人的身份,次年他参加会试考中二甲二名进士。

  或可认定,刘墉若是出生在一般的家庭,那么他能否考中举人是需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的。

  考中进士后,刘墉顺利进入翰林院成为庶吉士,散馆后按惯例授予翰林院编修,三年后他获得乾隆的赏识,被提拔为从五品的侍讲。

  如果按照这个路子走,不出几年刘墉的仕途必然会更进一步。但人算不如天算,乾隆二十年九月,时任陕甘总督的刘统勋,鉴于前线战事直言退守哈密被乾隆革职抄家。

  身在京城的刘墉也被牵连,父子二人入狱。这次教训对刘墉来说是深刻的,让他时刻牢记“敏于世,纳于言”的圣训。自此,刘墉的锋芒被消磨一空。

  乾隆对刘统勋还是信任的,不久后下旨宽免,并有意重用。同时从防微杜渐的角度出发,刘墉出狱后被放了外任,担任安徽学政。

刘墉作为清朝有名的大臣 刘墉为何始终进不了军机处

  自乾隆二十一年开始,直到乾隆四十六年,刘墉一直在地方为官,当过太原知府、冀宁道道员、陕西按察使、湖南巡抚等职。

  这期间,刘墉又经历了一次重大的挫折。乾隆三十年,刘墉在太原知府任上时,巡抚和其衷令全省官员给知县段成功弥补亏空,结果此事被御史参劾。

  乾隆得知这一情况后下旨严查,刘墉因失察所属阳曲县令段成功贪侵国库银两,按律革职被判极刑。或许是看在刘统勋的面子上,乾隆才网开一面,将刘墉革职充军。

  乾隆三十二年,刘墉被赦回在武英殿参与修书。两年后刘墉重新回到官场,被任命为江宁知府。

  庆幸的是,刘墉在江宁知府任上干出了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后来民间流传的关于刘墉破案的故事,大多来源于此。一部《刘公案》让刘墉的名气迅速走红大江南北。

  刘墉此后的仕途,引来了一波小高潮,在经历了21年的宦海沉浮之后,终于位列三品。

  就当刘墉大展宏图之时,刘统勋于乾隆三十八年去世,刘墉回籍守孝三年。再次出山时,以内阁学士之衔出任江苏学政。

  乾隆四十二年,刘墉奉调回京任户部右侍郎,四十五年出任湖南巡抚,因功晋左都御史,此时的刘墉已经是62岁的老人了。当时担任内阁首辅、首席军机大臣的阿桂只比他年长三岁,而比他小30岁的和珅也已经初露锋芒。

  如履薄冰、无所事事的京官生涯

  刘墉的后半生除了短暂担任直隶总督一职外,都在京城各部任职,当过左都御史、吏部尚书、刑部尚书、协办大学士等职。

刘墉作为清朝有名的大臣 刘墉为何始终进不了军机处

  乾隆晚期朝政日衰,乾隆皇帝本人刚愎自用、挥霍无度,加上和珅擅权自专,刘墉又夹在阿桂、和珅中间,实在难有作为,他与挚友纪晓岚虚与委蛇两头讨好,日子过得十分不易。

  以刘墉的资历,按说早该入阁拜相。但刘墉鉴于几次惨痛的教训,在京为官期间过于谨慎,没有什么突出的政绩。

  不仅如此,刘墉还时不时地犯下一些小过错,比如他担任尚书房总师傅时,无端旷工,祭祀时又故意失仪。乾隆也是恨铁不成钢,几次训斥但也无可奈何。

  有人说,这是刘墉的为官之道,他不断犯下一些小错误以求自保。但御史以为,这种看法并不全面。

  究其根源还是君臣之间存在一种不信任感,早在刘墉担任江宁知府时,由于政绩突出获得大计卓异。

  乾隆在引见的时候,批了一条很有内涵的评语“人聪明,可用”。何以乾隆只写下五个字的评语呢?这同刘墉20多年来时时以谨慎自律有直接关系,以至于乾隆竟然未找出他的弱点与不足。

  皇帝不能发现臣子的弱点,这不是一个好信号。在乾隆看来,有弱点不可怕,最可怕的就是尚未暴露出弱点的人。

刘墉作为清朝有名的大臣 刘墉为何始终进不了军机处

  刘墉在京为官的时候也是如此,乾隆向来对自己的驾驭能力很自诩,却不料终其一世也未能看出刘墉的破绽,这样的人,乾隆怎么敢重用,怎么敢把他放在军机处呢?

  嘉庆二年大学士出缺,太上皇乾隆物色人选,发现只有刘墉一人能补缺。但在上谕中又不忘羞辱刘墉一番,谕曰:

  “大学士缺出已有数月之久,现在各尚书内,刘墉资格较深,著补授大学士。但他向来不肯实心办事,行走颇懒,兹固无人可选,令他擢升此任。朕即加恩,务当知过,倍加感激,勿自满足,勉除积习,以副恩眷。”

  在外人看来,这道上谕表明了乾隆对刘墉的不认可。但乾隆和刘墉心里都明白,这是他们君臣之间的无奈,或许到死这个疙瘩也解不开。

  客观地说,刘墉只能算是一个合格的官僚,但在当时的背景下,能出淤泥而不染做一个合格的官员已经十分难得了。

  每天看美文,闲情逸致生活像云一样伴随你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