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唐传》小说又名《大隋唐》、《兴唐全传》,相关古典小说有清乾隆年间英雄传奇小说《说唐演义全传》、明代《大唐秦王词话》等,共140回。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介绍,接着往下看吧。

  第四回 魏元昌妙施回春手 单雄信愿结义侠人

兴唐传第4回:魏元昌妙施回春手,单雄信愿结义侠人

  上回书正说到秦琼病倒在庙门口,身上背着的双锏碰在门墩儿上。当啷啷一响,惊动了里面的小道士。开门出来一看,原来是一个行路的人倒在庙前,只见他是二目难睁,牙关紧咬,不省人事。连忙到里面,报知了这庙里的两位观主。观主出来,忙走上前去,拉过秦琼的手腕摸了一摸说:“赶紧把这人抬进去,还能有救,不然可就有危险了!”三个道土连忙把秦琼抬进庙中,进了西配殿,放在床铺上,把他的双锏卸下来,解了十字袢。这个紫脸的道土找出银针来,按着病人的穴道,扎了几针之后,就听秦琼哎哟了一声,哼哼出来了,一挪身就着床边,一阵呕吐,吐出好些个积食,秦琼此时方才有了知觉。他微睁二目一看,就见眼前站着两位老道士,旁边还有几个小道士,这才恍恍惚惚地想起来,自己要在庙前台阶上坐下歇息,以后心中就觉一迷糊,栽倒在地,就不知道了。如今自己躺在屋中的床铺上,又见身旁有几个道士,才明白自己是被他们救到这里,心想着要给老道道谢,可就是说不出话来。这紫脸儿的道士说:“朋友,现在你觉着怎么样了?”秦琼微睁二目,只是连连地摇头。这紫脸儿的道士又诊了诊脉,对那白脸儿的道士说:“不要紧了,这人已然有了救了。这针扎下去,血脉已然流通,不至于再有危险。徒弟们,你们去煎一杯金银花汤,再到后面取两丸子丸药,赶紧拿来。”小道士答应了一声出去,不一会儿,全都取来,帮着这紫脸儿的道士把丸药调开,给秦琼吃了,都退出屋来,只留下一个小道士在旁边看守。秦琼躺在床铺上,迷迷糊糊地睡去,这一觉直睡到夜晚定更以后,才醒过来。旁边坐着那个小道士,一瞧秦琼醒了,产:“施主,您睡醒了。身上觉着怎么样啊?”秦琼说:“哎哟!我身上酸懒无力,也动不了啦!”小道土说:“不要紧,我去请我师傅来,再给您看一看。”说着出去,工夫不大,同着两位观主进来。这紫脸儿的道士进来说:“施主,现在你觉着怎样啦?”秦琼说:“多承观主搭救,现在我心里倒是松快了,就是周身酸懒,不能够动转。”这紫脸儿道土说:”施主不要着急,我慢慢地给你调治,你就在这庙里养病吧。听你的口音不是此地人,施主,你贵姓高名,家住在哪里?因为什么到了潞州呢?”秦琼说:“小可姓秦名琼,表字叔宝,乃是山东济南府历城县的人氏。”接着说自己解差到潞州交案,被围在天堂县,只落到当锏卖马,在春元酒楼遇见了王伯当,自己一来是奔家的心盛,二来是怕遇见单雄信脸上显着无光,才急忙忙地吃了饭。出来赎锏,到店中算清了店账,不敢耽搁,起身上路,病倒在此处。这两个道士听罢,对看了一眼,说:“原来您就是山东好汉秦叔宝呀,我二人失敬了!这屋里肮脏,请到后面鹤轩歇息养病吧!”秦琼说:“多蒙二位道长搭救小可,已然是感激不尽了,何必还要到鹤轩去打搅呢!”这白脸的道士过来就搀秦琼,说:“久仰秦二爷的大名,今天得会,实在是三生有幸,二爷就不要客气啦,请到后面吧。”秦琼说:“二位当家的这样厚待小可,真叫我无话可说了,请问二位当家的上姓呀?”这个紫脸儿的说:“贫道姓魏。”那个白脸儿的说:“贫道姓徐,二爷不要多说话了。先请到鹤轩吧。”说完了和小道士左右搀扶着秦琼,魏道士头前引着路,一直来到后面鹤轩的东里间里。先把秦琼搀到床铺上躺下,盖上了被子说:“秦二爷先请歇息,明天再谈吧!”又叫小道士把秦琼的物件、行囊,一齐拿了过来,这师徒三个才退出了东里间,自去歇息。到了次日,两位道长过来,又绐秦琼调理病症。虽然说秦琼这一场病不轻,可是一来因为他是正在年轻力壮,二来这个病不过是个感冒的病症,来势虽凶,却不要紧。调治了三天之后,秦琼病好了五、六成,已然能够对付着下床行动了,不提。

兴唐传第4回:魏元昌妙施回春手,单雄信愿结义侠人

  这一天秦琼正和这两位道长闲谈,就见一个小道士进来说,“师傅,单雄信单师叔他们来了。”秦琼一听,就是一愣,心说:咳!怎么这两个老道也跟单雄信有来往呢?书中交代,这两个老道不但和单雄信有来往,而且就连这座三清观,还是单雄信修盖的呢。原来这紫脸儿的道士姓魏名征字表元昌,曲城人氏,乃是当时名人文中子王通的门徒,满腹的经文并且深通医道;那个白脸儿的道士姓徐名勣宇表茂功,乃是离狐人氏,和魏征是师兄弟,为人机智,精通兵法韬略,又有星相占卜的本领。师兄弟两个看见隋朝的丞相宇文化及和越王杨素任意乱为,地方上的官员苦害黎民,便打算纠合一般同心合意的人,推翻隋朝,闻听潞州天堂县二贤庄的单达、单通兄弟二人的名气高大,便都改扮成了云游的道士,前来拜访。来到二贤庄,彼此见面一谈,十分相投,便在这里长住下了。日子一长,交情是由浅入深,都不隔心了,便各自说了自己的志愿,才知道单家的兄弟两个人乃是天下绿林中五路的都头领。单家的兄弟也晓得这两个人的志愿,所以彼此更是心投意合。这里正缺少有韬略的人才,故此单家兄弟拿出一笔钱来,在附近盖了一座三清观,请这两个老道住在这里。明着是此处的观主,出家的道士,暗地里帮着给单家弟兄出谋画策,调度五路的绿林人众,就如同是个军师一般。这两个道土在这庙里又收了几个徒弟,日子一长,人们也就说不上不算是老道来了。另外,这两个人还有点别的本事。咱们先说这个魏道长吧,在庙门口挂着—块牌匾,上写着:“善洽疑难大症”,不论什么病,是无一不治。他看病还是分戊三六九等,比如说穷苦的人来看病,不但保好,而且还不要钱,外带送药。要是有钱的人来看病,那就多破费点儿吧,这个就叫做“穷汉子吃药,富汉子还钱”嘛!因此,方近左右,潞州的城里关外,哄嚷动了,都称他是“扁鹊复生”。再说一说这个徐道长吧,在庙门口也有块牌匾,这块牌匾,可就不是行医看病了,是算奇门卦,中间四个大字是“灵验奇门”。他很有指路点迷的本事,所以大家伙儿都管他叫“南陽秀士”。一言叙过。这天,魏征、徐茂功一看秦琼的病已然渐渐地好了,心中极是欢喜。正在鹤轩里闲谈,忽见小道土进来说单雄信来到。

  翻回来再说单雄信怎么来到这儿呢?书接上回,王伯当、谢映登、李密三个人下了酒楼,解下了马匹,王伯当就对李密说:“大哥,您如今住在哪里?”“我就住在北门里,第二道巷子,路北头一个大门。”“好!您先请回,明后天我们两个人再到您府上看您去。”李密就说:“好吧!我先走了。”李密走了。谢映登说:“咱们两个人上哪儿呀?”“上哪儿呀,找单雄信去!他整天的盼秦二哥,如今把秦二哥盼来了,怎么着? 倒把人家的马给买过来了,真不错!我得问一问他去!”“也许秦二哥没露出名姓来,那可就难怪他啦。”“不成,我在山东背着秦二哥,找人把他的像画下来,带回来给了单雄信,如今还在他家里挂着呢,难道说他的心瞎,眼也瞎了么?”“是么?咱们可得问一问他去!”说完了,两个人认镫扳鞍上马,紧加了几鞭,马踏如飞,直来到了二贤庄的门前。“吁!”两个人勒住了丝缰,下了马,把马拴在晃绳上,走进了大门。众家人一瞧都站起身来说:“二位爷来了。”王伯当沉着脸说:“你们二员外呢?”众人说:“在后面上房屋里呢。”王伯当怒气冲冲地说:“嗯,我们找他去!”直奔到里面上房,拉门进来。单雄信正在椅子上坐着,一瞧是他们两个人来了,忙站起身来迎接说:“二位贤弟来了,我正盼望你们呢。”王伯当怒冲冲一指单雄信,说:“姓单的,你真不够朋友!”单雄信一愣说:“王贤弟,你为什么出口伤人呢?我问一问你,我怎么招惹你们了?”王伯当说:“你终朝每日盼望山东好汉秦二哥,好不容易把秦二哥盼到咱们二贤庄来了,怎么倒把人家的马给留下了?”单雄信一听说:“啊?我要是这么办,那我还是人么?”王伯当说:“好,我问你,适方才有一个人来卖马没有?”单雄信说:“啊,不错,有啊。”“有啊,那个人就是山东的好汉,秦二哥”单雄信一愣说:“啊!这个……”他就把方才秦琼到庄卖马的事情,详细地对着二人一说。谢映登说:“三哥,你听是不是,谁想秦二哥改名叫琼五了呢!”王伯当说:“不成,我再问你,墙上不是挂着秦二哥的像吗,你还看不出来?难道说你的心瞎,眼也瞎了吗?”单雄信说:“唉!你细看一看,现在秦二哥的像貌,象这张画像吗?”

  王伯当一愣说:“这个么……”谢映登说:“方才秦二哥不是说病在店里好多日子了吗,我这么一看这张画像,是比他现在本人的像貌不一样了,难怪单二哥他认不出来。”王伯当看了看墙上那张秦琼的画像,说:“这话也有点对。”单雄信说,“你们怎么知道秦二哥来到二贤庄卖马呢?”谢映登说;“方才我们同着李密在西门里酒楼去吃酒,遇见了秦二哥,说把马卖给了二贤庄,王三哥也没听清楚,就下楼出来。秦二哥往回叫,我们也没回去,就来这儿和二哥你理论来了。”单雄信说:“既然秦二哥在酒楼候着你们,咱们就一同去把他接回庄来,可不能再丢这个朋友了。”赶紧叫单轴儿到外面备好了自己那匹闪电乌龙驹,又带了几封银子,归置好了之后,三个人出了大门,也不带从人,彼此乘跨坐骑,啪啦啦一鞭子,三匹马飞也似地赶进了西门。直来到酒楼下马,上楼一看,哪儿还有秦琼的影子。一问堂倌,堂倌说:“那位黄脸的爷台,吃完了饭,早就走了。”单雄信一听说“哎呀!我这个朋友要丢,他现在可到哪里去了呢?”王伯当也是十分着急。谢映登说:“王三哥你忘了,方才秦二哥不是说就住在对过王家店里吗,也许现在回店了,咱们到那里找一找去!”王伯当说:“对呀!我都急晕了,咱们快到店里找去吧!”三个人下了酒楼,牵着马来到王家店里一问,王老好说:“你们三位找秦二爷呀?他方才把锏赎回来,算清了店账,就上路回山东了,我还留他明天再走呢,他说奔家的心盛,走了这半会子了,您看他……”这三个人也没等他说完,连忙出了店门上马走了。单说单雄信三个人出了店门,穿鼓楼,出东门,马上加鞭,沿路留神,往前追赶。都追下一站地了——在那个时候一站就是七十里地,也没看见秦琼的影子。单雄信说:“嗯?他在前面步下行走,咱们骑着马在后追赶,出来一站地了,天已然都黑了,怎么连他的影子都没看见呢?”谢映登用手一指前面说;“前面有一座村镇,秦二哥就是走的快,天到这个时候了,还能够不住店吗?咱们到镇里,见着店就挨着家儿问,没有找不着的。”王伯当说:“对,咱们就这么办。”三个人一齐催马进镇,见着店就打听也没打听着秦琼的下落。单雄信纳闷说:“这可怪了!天到这么晚了,秦二哥他不能不住店哪!难道说他还能够连着夜赶路吗?”王伯当说:“这也真是怪事了,咱们再往下赶,我就不信追不上!”谢映登说:“不行,咱们人不吃不睡往下追行了,这马可累了,也饿了,要不卸了鞍鞯溜溜、喂喂、饮饮,哪儿行呢!咱们还是找个店房住下,明天一早再追,好在咱们的马快,怎么样也能追得上!”王伯当一想也对,三个人便找了一个店房,住了一夜。第二天,老早的起身出了村镇,又追了一天,仍然是没看见秦琼的影子,又在店里住了一宵,第三天,谢映登说:“二位哥哥,咱们就这样的傻追,也不成一回事呀!再要是追不上,可怎么办呢?”王伯当说:“追不上也不要紧,再远还漫得过历城县去吗”单雄信说:“咱们上山东去找秦二哥,也是应当的,可是二哥的家里还有老太太,我是初次去,空着手去拜见老太太,那多么不敬重啊!反正我打定了主意,要去一趟山东,绐秦二哥陪罪。咱们先回二贤庄,备好了礼物,再一齐到秦二哥家中去,你看好不好?”王伯当一想也只好这样,说:“好,咱们赶紧回庄,备办礼物上山东,找秦二哥去吧!”三个人这才拨马往回走,正走到三清观的门前,单雄信说:“贤弟,咱们先到庙里找一找老道徐茂功去。”王伯当说:“咳!找他干什么呀,咱们赶紧回庄,备办礼物,上山东找秦二哥去是正经!”单雄信说:“不成,我得找徐茂功给我算一算卦。我不信,哪能咱们这三匹快马,会追不上一个步行的人。还是他没走这一条道呀,还是没出天堂县呢?我得找徐老道给算一算去。”王伯当说:“咳!咱们做这个行当的,您怎么信服这些个事呀?”

兴唐传第4回:魏元昌妙施回春手,单雄信愿结义侠人

  三个人说着,来到庙前,把门叫开了。小道士一瞧是单雄信三个人,忙说:“三位师叔来了,我师傅在鹤轩呢,我给您通报去。”回身就跑进了后院鹤轩说:“师傅,单师叔他们到了。”秦琼一愣,就听单雄信已然进到了院中说:“二位道兄,小弟来也!”秦琼赶紧站起来说:“二位道兄,千万可别说我在这里呢,若是见着他,我的脸上实在觉着惭愧。”赶紧一转身进了东间躲避。徐茂功将要说话,秦琼已然进东间去了。这个时候单雄信三个人已然进来,魏、徐二人都站起身来说:“单二弟,王、谢二位贤弟,你们由哪里来呀?请坐,请坐。”单雄信三人和魏、徐二人彼此见礼已毕,落坐献茶,茶罢搁盏。徐茂功说;“你们三位怎么遇到一处了,这是从哪里来呀?”单雄信说:“咳!我心里有一件不痛快的事,来找二位哥哥来了。”魏征说:“二弟,你有什么不痛快的事?说出来我们两个人替你分忧解愁”单雄信就将秦琼怎么到二贤庄卖马,假称琼五,自己没看出来,把马留下,后来王、谢到庄,才知道卖马的就是秦琼,王伯当怎样和他变脸,问明了原因之后,怎么到酒楼和王家店去找,才知道秦琼已回了山东,三个人出了东门往下追了两天,也没有追上,这才回来打算备礼物,亲到山东历城,去给秦琼赔罪的事,前后详细地说了一遍。又说道:“徐仁兄,你给我摆一摆卦,占算占算秦二哥究竟是回了山东,还是没回山东?”徐茂功一听说:“呕,原来是为这个事情呀,那太行了!可有一件,占卦是诚则灵,你要没有诚心,可就不灵啦。”单雄信说:“诚!诚!我是一秉虔心,求你给我算卦!”徐茂功说:“好!今天叫你们开开眼,瞧一瞧大拘活人的。可有一节,你们得跪在桌子前头,面朝东南,闭目合睛,一心秉正地祷告说:‘秦二哥快来,秦二哥快来。’我在旁边掐诀念咒,施展法术,立刻就能把这位秦二爷拘来。”王伯当说:“好!咱们跪下。你要是拘不来呀,别说我们要打老道了!”单雄信说:“王贤弟,咱们跪下,今天他要拘不来,我不但要打老道,面且还得拆庙呢!”徐茂功说:“好,就这么办啦,你们就跪下吧!”这两个人来到桌子前面,朝着东南一跪,徐茂功说:“你们闭上眼睛吧,我要施法了。”单雄信、王伯当二人把眼睛一闭,心里还真是暗暗地祷告。就听徐茂功在旁边嘴里上着韵调念着说:“过往神灵呀,秦琼的金身大驾何在呀?你在屋里闷儿着,是怎么回事呀!再不出来弟兄相见,可快急死人啦……”单雄信三个人一听,都是一愣,心说:“秦二哥怎么在他们屋里闷着呢!睁开眼一瞧,由东里间出来一人,正是秦琼。再说秦琼在东里间躲避,一听徐茂功说他能够把自己拘来,心说:坏了,坏了,我要藏不住。扒着帘缝儿一瞧,这两人在这儿跪着,又听徐茂功拿腔上韵的点明了说叫他出来,再不出来,太不对啦。又一看单雄信闭目合睛,挚挚诚诚地跪在地下,心说:这个朋友也太诚实了。赶紧掀帘子走出来,二目落泪,忙上前说:“单二哥,王、谢贤弟请起,我秦琼有何德能之处,叫单二哥如此的见爱!”说罢双手把单雄信搀起。单雄信一看见秦琼,真是悲喜交加,说:“二哥,前次你到庄卖马,为什么不说出真名实姓?怠慢了二哥,实在是小弟之罪。”秦琼说:“咳!小弟被困在潞州,落魄到如此的光景,实在是有愧相见,故此托名琼五卖马,还请单二哥你恕罪。”王、谢二人也过来见礼已毕,大家落坐,献过了茶水。单雄信一问秦琼因何在这庙里,秦琼就把自己病倒在庙门外,多亏两位道兄救进庙里,用心调治的话,细说了一遍。徐茂功说:“你们二位彼此对称呼二哥,太显着客气,不如咱们一齐叙一叙年庚,一来显着亲近,二来也免去客气,才是咱们江湖上的英雄本色呢。”大家一听都说:“好。”彼此一叙年庚,魏征居长、秦琼第二、徐茂功第三,单雄信第四、王伯当第五、谢映登最幼。单雄信说:“二哥,您病后体弱,不要过于说话伤神,赶紧备一辆车子,接二哥入庄调养病体去吧!”秦琼说:“庙里很清静,又有两位道兄一处闲谈,也不闷倦,等我病体大好,一定入庄望看贤弟去。”徐茂功说:“秦二哥您去吧,单二弟就是这个脾气,如果二哥不去,能够把他憋闷坏了!”秦琼也就无法,这才答应到二贤庄去养病。你茂功一面叫小道土去备车辆,一面说;“单四弟,我可把秦二哥给拘来了,你的卦礼几时送来呀?”单雄信说:“你等着吧,等到你这老道还俗的那一天,我就给你送来了。”大家都是一个敞笑儿。这时小道士进来说:“车辆已然备好。”单雄信吩咐小道士说:“秦二爷在这里还有什么东西物件,一齐带了走。”小道士答应着,把秦琼的行李、双锏一齐拿出来,放在车上。大家山到庙门外,把秦琼搀上车去。徐茂功说,“二哥,我就不送您了,过两天我再到庄上,看望您去。”魏征说:“也好,徐贤弟你在庙里吧,我随着到庄上去给秦二弟调治病症去。”单雄信说:“魏大哥您也不用去了,你们还有你们的事呢,二哥的病,交给我了。”魏征说:“那我就不去了。”秦琼向着这两位道长说:“容我病好了,改日一定亲自来道乏。”当时,单雄信三个人上了马匹,小道士一摇鞭,赶着车辆,往西走下来。魏征、徐勣看着车辆走远,才反身回庙,暂且不提。

  单说单雄信众人顺着大道,直奔二贤庄而来,来到了庄院门前下了马,众家人一瞧单雄信回来了,另外还有三清观的一辆车子,车上坐着个人,都过来说:“二员外您回来啦!”单雄信说:“车上坐的就是山东的秦二爷,你们小心留神搀到后院花厅里去,把二爷的东西物件都拿进来。”家人们连连地答应,过来有拿行李物件的,有过来搀秦琼下车的,都说:“这可真是贵客临门,二爷,我们二员外可不是盼了一天半天啦,我们搀着您,快往里请吧。”秦琼也对众人满面含笑说:“好,咱们一起进去。”大家搀着秦琼进门,小道土赶着车辆回庙不提。再说单雄信和王伯当、谢映登随着秦琼来到后面花厅里面,秦琼一看这院子,是个小花园儿,屋子里很是讲究,非常的清静。单雄信忙让坐献茶之后,叫过四名伶俐的仆人单轴儿、单面儿、单股子、单把儿,说:“派你们四个人,在这里经心地专伺候二爷,别的事你们就不用管啦。”四个人连连说:“是,是。”都过来给秦琼行了礼。单雄信又叫人在潞州的城里关外,请来几位有名的医生给秦琼看病,若知后事如何,下回交代。

  每天看美文,闲情逸致生活像云一样伴随你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