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所周知黄巢是唐朝末年农民起义领袖,大齐开国皇帝,但其实,他本来是个有才华的老实人,那么他为什么会走上谋反这条路呢?有才华为什么一直没有高中榜首呢?

  咸通九年,长安城内金榜前面,人头攒动,有人狂喜,也有人心碎,一个年轻人延着脖颈从榜首看到榜尾,确认了好几遍,才最终接受了榜上无名的现实,茫然地挤出了人群,他攥着拳头,快步地离开了长安城。

  这一年,再次参加科考的黄巢又一次落榜,数年的辛劳最终化为一场虚空,巨大的失落感,让这位盐贩子出身的年轻人,彻底被激怒了,看来,想要通过正当方式改变自身命运,这条路子是走不通了,长安城内虽然繁华无限,但迎接自己的却是凄风苦雨。

  离开长安的黄巢,一路之上,将失望、伤感、忧愁全部揉碎,最后化成了一腔怒火,并将之行诸到文字之上: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透阵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这首诗既发泄了黄巢的愤怒,也寄托了其无限的抱负,而从这首诗上我们也能看出,黄巢本人的文采也确实不错,那么如此一位有才华、有抱负的青年,为何会屡次被倒在科举的选途之上呢?

  其实也黄巢的愤怒也是有原因的,不得不说,唐末时期的科举,实在是有点儿太黑了。进士科当唐之晚节,尤为浮薄,世所共患。唐宣宗之后的科举,弊端丛生,使得普通出身的民众想要通过科举扭转命运,变得非常困难。

黄巢本是个才子,为什么却一直科举不中?

  唐宣宗时期,宰相李德裕当年,为寒门子弟科举公允所设下的限制门第子弟的条件松垮崩塌,大批门阀子弟再次得到了优待的条件,而这些门阀子弟们族中有人,朝里有人,加上本身受到家族政治熏陶,因此不管是自身条件还是外界条件,直接碾压寒门子弟,同时唐时科考还有一个风气那就是拜谒权贵,朝中权贵、宫内的宦官,只要是能够影响科举仕途的权贵,人们往往会想尽方法前去接近,拜见。

  寒门士子为了前途,想办法钻门子,攀附权贵,而门阀子弟、官宦世家更是互相依附、结朋结党,互相关照,互相帮扶,这就让那些本身拉不下脸去走关系,自身又社会地位低下的寒门子弟,在科举这条路上,基本面对的就是一个死胡同。

  有人可能问了,科举考试卷子都一样,你再走关系,最后做得不好,也是白搭呀!

  关键就是,人家唐代时期,考试的试卷上面可是不糊名字的,也就是说,当考官拿到了考卷,他直接就能知道,哦这是张侍郎家的公子,那是王御史的外甥,在这种情况之下,这张科考试卷,已经不是一个单纯的卷子了,那上面流动的是一个复杂的关系网,考试成绩拼得不再是才华和笔力,而是关系、金钱、门第。

  这种情况就导致唐末时期的寒门士子在科举考试之中,如若不走关系,不去请托,很难在科考之上看到希望,而常困于科考之中的考生,往往也会悲哀叹息考场之黑暗,世风之日下。乾符丁酉岁,关宴甲于常年,有温定者,久困场屋,坦率自态,尤愤时之浮薄。

黄巢本是个才子,为什么却一直科举不中?

  比起初唐时期士人落第的壮志屈抑,唐末时期的士人更多是满腹埋怨,在这黑暗的科举场内,他们看到了肮脏的一面,实在是难以平复心中的怨恨,唐末时期李山甫落第之后,愤怒之余将满腔怒火堆积到当时的礼部主司王铎身上,其最后投身藩镇,最终找到了报仇的机会,挑拨藩镇势力,最终屠害了王铎一家,这也算是唐末科考落第的一次极端后果之一。

  当然比起黄巢的落第,李山甫的挟私报复那是小巫见大巫,广明元年,当大唐的皇帝仓皇逃出帝都长安,他根本无法想到,如今的这个要抢他天下的男子,当年曾怀着多么炙热的心情,来到帝京,想要成为唐庭臣子中的一员,然而拒绝他的,正是唐末黑暗的科举考试,而这种风气也最终吹倒了整个大唐。

  当年,黄巢即位,改国号大齐,大唐王朝最终被一个落榜生,狠狠地扇了一记响亮的耳光。

  每天看美文,闲情逸致生活像云一样伴随你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