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中秦可卿在临终前说了些什么话?让趣历史小编带大家拨开历史的迷雾,回到那刀光剑影的年代。

  我们都知道,秦可卿是红楼梦里谜一样的人物,她去世之时,曾托梦王熙凤交代后事。也正因此,脂砚斋后来命曹雪芹删去了关于秦可卿的“更衣,遗簪诸文”。

  作为旁观者的我们,看得出秦可卿为贾府将来所做的打算,所费的苦心,然而王熙凤作为局中人,并没有参破其中深意,依旧是执迷不悟。

  秦可卿最后给凤姐留下两句话,让她一定要记着,这两句话是:三春去后诸芳尽,各自须寻各自门。就这两句话,甲戌本有两句批语:不必看完,见此二句,即欲堕泪。又:此句令批书人哭死。

  为什么批者看到这两句话有如此大的情绪波动呢?秦可卿留给凤姐的这两句话里,到底隐藏了哪些深意呢?

红楼梦中秦可卿在临终前说了些什么话?

  秦可卿托梦让王熙凤“趁今日富贵,将祖茔附近多置田庄房舍地亩,以备祭祀、供给之费皆出自此处,将家塾亦设于此。”这样的话,日后家族“便败落下来,子孙回家读书务农,也有个退步,祭祀又可永久。”

  我们知道,贾府最终是败落的,且“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所以让批者“堕泪”“哭死”的两句话里,大约隐藏着当年曹家真事。曹家的败落也许跟贾家一样,皆因当初“以为荣华不绝,不思后日”,终致家族覆灭惨剧。

  曹公有感于此,因而让“历史重现”在小说之中,以秦可卿梦中魂托凤姐一事,来再现昔日家族败落因由。遗憾的是,王熙凤却浑然不觉,最后同样走了老路。

  我们先说第一句。我们知道,红楼梦里的“三春”有两种意思,一则指迎探惜三春,一则代指三个春天,也就是三年的时间。

  元春判词里有“三春争及初春景”,按语意指迎探惜三春;惜春判词里也有“勘破三春景不长”,这里三春又指“元迎探”三春。宝琴作柳絮词时也有“三春事业付东风”,这里的“三春”应是指春天的第三个月,即暮春,似乎也是寓意“迎探惜”三春。

  其实无论是指人还是指光阴,广义上来说,都说的是时间的消逝。因此,“三春去后诸芳尽”我们可以理解为当迎探惜三春各自出嫁的出嫁,出家的出家之后,也就是群芳流散之时。当然,我们也可以理解为,三年之后便是群芳流散之时。

  从曹公用词来看,这句话大约是以人寓事,即通过迎探惜三春的归宿,来写大观园群芳之流散,女儿之薄命,也是暗写贾府之败落。

  再看第二句,什么是“各自寻须各自门”?比如迎春嫁给了孙绍祖,探春为家族远嫁,惜春选择了出家,虽然各自皆有不得已,但却又不得如此,这不正是各自寻须各自门吗?

  红楼梦曲子最后一支是“飞鸟各投林”,又有秦可卿所言“树倒猢狲散”的俗语,都是此意。也就是说,当贾府这座大厦轰然倒塌之时,什么骨肉至亲,什么夫妻和顺,什么兄友弟恭,都不再重要,有的只是各人顾各人。

红楼梦中秦可卿在临终前说了些什么话?

  因此,当元春省亲来家时,即便是多次当众流泪,最终还是要趁着黑夜回到那个不得见人的去处,这是她的宿命;当迎春来家省亲时,即便是哭诉孙绍祖如何欺凌她,作为主母的王夫人,也只能说一句那是她的命。

  所以,我们很容易也能想到,即便志向远大,才干卓著如探春,当为了家族为了利益需要牺牲她时,她也无路可选,只能凤冠霞帔,在亲人的注视下,缓步走上官船,驶向三千里之外的远方。

  我们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在抄检大观园之后,小小年纪的惜春,誓要与自己的生身之地宁国府划清界限。她早已打定主意,要远离这污浊不堪的豪门,逃离这充满是非的俗世,青灯古佛虽也未必六根清净,但那是她当时唯一的出路。

  这两句话是秦可卿对王熙凤说的,为什么她会对凤姐说出这样的忠告呢?因为此时的王熙凤大权在握,是荣国府的大管家,是这座豪门日常事务的执行者。只要她想,当时的她是有能力去为家族做出一番谋划的。

  然而,王熙凤不仅没有这么做,她甚至在另外一条路上越走越远,就在秦可卿死亡不久,王熙凤便弄权铁槛寺,贪财害命,且越来越变本加厉起来,如此也更凸显了红楼梦的悲剧效果,以及贾府败落的必然性。

  秦可卿刚交代完这两句话,“只听二门上传事云板连叩四下,将凤姐惊醒。”这是秦可卿死亡的丧音,不由得想起了一句话“别问丧钟为谁而鸣,它为你敲响。”

  每天看美文,闲情逸致生活像云一样伴随你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