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春天,在网易博客,我结识了一位来自老家南县的博友。

她叫雯儿,在县一中从事语文课的教学工作。

雯儿,是一位勤劳的写手,日志突破百篇,一篇一篇读来,低唱轻吟,便给我琐碎的生活注入了灵性和热情。一首歌、一幅画,都被她用恰当的话语串起。她爱花、爱草、爱自然,同样爱柴米油盐。她无疑是故乡的,故乡的大街小巷、故乡的乡乡镇镇、故乡的风土人情,在她的笔下,都站了起来。

她写清新的文字,说美丽的故事,道人生的真谛,读古今中外文学著作,写现世生活,调子一贯的悠扬。而且篇篇都是洋洋洒洒数千字的抒情散文,细品其文,时而轻缓如溪,潺潺流水;时而急流涌动,奔如瀑布;时而千回百转,九曲环游。想必雯儿是一位素手琴心的女子,有着丰盈、细腻的感情,才会写出这般清新淡雅的文字。

在她的文字中,无论欢乐还是忧伤,都如一朵温婉的花儿盛开。在雯儿的文章中,很少看到对生活、对人生的仇恨和抱怨,看不到灰色的天空、萧条的景色,更嗅不到阴郁的气息。她牵了我的情绪,跟随她的文字一起享受阳光、温暖以及幸福。她始终是一个自信的、溢着阳光芬芳的女子。在那些寒冷的日子里,在异乡深井般的长夜中,她像是坐在一个很近很近的地方,用她心中的善,文字中的暖,和我娓娓而谈;煦风拂过,我心中那些顽固的冻土层,开始一点一点剥落…… 

第一次跟她聊天,就是一段很有趣的对话。她说:“九满同学,雯老师家访来了!我回:“欢迎雯老师到九满的博客做客!至于说到老师家访嘛……我想……我在一中上学时,你也许还刚刚学会‘盼望着假期,盼望着明天,盼望长大的童年’吧?她装着没有收到我的文字,接着说:“不错嘛,九满同学,你的《牛津随想》也好,《淫雨霏霏访约克》也好,篇篇都有美好的思致嘛?特别是写母亲与故乡的那些回忆性文字,真的很动人!没想到雯儿已经关注我了,我回:“呵呵,雯老师,那你不折煞学生了吗?我的文字青嫩嫩的如新长的丝瓜藤。我可认真地拜读了你的全部大作,不愧是中文专业的高才生嘛,你的文字无数次勾起我对老家的眷念。

后来,在网易博客这个虚拟的世界里,我与雯儿畅所欲言地谈论着各自的理想,互相诉说彼此的故事。当我在现实生活中失意或寂寞时,便找雯儿寻求解脱!有什么不好跟熟人说的事都告诉她,她总是以小妹妹的身份来开导我,给我出主意,像小妹妹一样的给我关怀,让我这个从小就缺乏妹爱的人,感受着妹爱的温暖。

交流多了,沟通密了,我与雯儿便成了无话不谈的笔友。没有固定的话题,想到哪说到哪,漫无边际,文学、梦想、人生……

后来,我给她讲叙了许多发生在我身上的故事。我告诉她,我在县一中上学时,我们农村班是从全县各乡镇选拔出来的尖子生,每个年级三个班,我们上学那阵,大多数的同学还是光着脚去上课,没有几个同学享受过穿上凉鞋走路的那种舒畅的感受。学校的伙食也是以素食为主,只有在星期二的中餐才会加上一道荤菜。因此,星期二,也就成了我们这些农村来的学子祈盼的日子。

学校的后门附近有一家小餐馆,辣椒炒肉也就两毛钱一份,虽然卖相看起来很一般,但猪肉很嫩,辣椒也是炒得比较老的那种,非常入味,光辣椒就能下两三碗饭。因此,去那里买一份辣椒炒肉来品尝,也就成了我学生时代的奢望。直到高中快要毕业的时候,我的一位邻居来县城看病,住在我那里,为了表现我的好客,我去那里买了一份辣椒炒肉与邻居分享,唉!那种滋味,那种感觉,我想今生今世都不可能忘记!

我还给她叙说了许多我求学、成长的经历和体会。从她那里,我也了解到很多故乡,特别是母校发生的变化。

在她讲给我的故事中,她告诉我,她自己喜爱的男生,父母总是挑三拣四,最终,她还是妥协了,被迫嫁给了那个牛高马大的家伙,成就了一桩她心不甘情不愿的姻缘。他脾气暴躁。贪酒,酒一喝多就打她。她不反抗,默默忍受着。上班前,她对着一面铜镜理一理散了的发,把脸上青肿的地方,拿胶布贴了。出门有人问及,她淡淡一笑,说,不小心磕破皮了。

随后,我将我的文字化作涓涓细流流入她的心田,去滋润、去抚平、去慰藉她受伤的心灵,让她从中领略许多丰富深远的意蕴,并享受我那沉冗冗的关怀。

后来,我和雯儿的联系越来越密切,她对我也不设防,让我得以自由地与她联系,单就此项政策便把我的灵魂提升到超越了我自己的高度。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渐渐地发现:雯儿是那种相处越久越令人喜欢的人。

于是,我心里便开始惶惶的……

每天看笑话,风轻云淡WWW.5iqq.CN生活像彩虹一样美丽,像微风拂面,水波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