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五月,在长沙,我见到了久违的老同学——丽君。

那天傍晚,我携妻子与老同学熊志平早早地赶到梅溪湖商业广场,去参加长沙的同学小聚。

月亮羞答答、满脸红晕的从长沙城钢筋混凝土丛林中姗姗而来,渐渐地升高,渐渐地退却羞涩,渐渐地亮丽,像少女轻轻揭开了她脸上神秘的面纱,露出她美丽丰满的脸庞,不知怎的,那双迷人的眼睛,今夜特别大、特别圆、特别亮。它倚着深邃的天空,透过云幔的窗口,温柔地微笑着,那清丽的目光深情地凝视着我,并把它那温柔的清晖尽情地撒下,将整个梅溪湖商业广场银装素裹。

此刻,我深情地望着月亮,像如痴如醉的恋人紧紧地追随着它。尽管远处的汽车喇叭声、男欢女叫声喧哗嘈杂。月光却始终陪伴在我身边,并随着我的脚步缓缓地流淌,让我陶醉在它柔美的清晖里,悄悄诉说无限的感激。

不知不觉,我竟附和着远处的歌声哼起来:“谁娶了多愁善感的你,谁把你的长发盘起,谁给你做的嫁衣……

“同学们好!我一回头,看到一位端庄、高挑的女土从梅溪湖边钻出来,远远地跟我们打招呼。丽君!我三步并作两步地向她飞奔过去,一颗激动的心都快跳出了胸膛。

她的目光,是突然收回的,突然落在我的身上,只淡淡扫了一眼,仿若蜻蜓的翅,掠过水面,复又飞上半空去了。可我的心里,却涟漪暗起,荡起一股幸福的暖流。

老熊像一只威风凛凛的大公鸡般在丽君的身边转来转去,神秘兮兮地压低嗓门跟她唠嗑,还严肃地紧蹙眉头,仿佛有什么神秘的且不能让我知道的事一般。一切看起来兴趣盎然。

她的到来,恰如煦风吹过湖面,泛起水花朵朵。我们受她感染,都变得活泼起来亲切起来,有说有笑的。“丽君,我们三十多年没有见面了,没有想到,现在的你,比学生时代更加动人!我由衷地夸赞她。丽君听了,微笑,开心极了。

交谈中,丽君始终柔声细语,一句话一挥手无不透出一种成熟女性的内在美,让我对她又有一种非同一般的感觉,感觉她身上有着一种难以用言语表述的气质。而我的心里,突然就落下千朵万朵阳光,玉兰花般开放。

我的步伐登时欢喜起来,身上像减少了分量,每一步都走得轻快有力,像要跳起来的样子,我的心也随着她的脚步,在那充满月光、快乐、幸福的广场上飘荡。我忍不住看她一眼,再看一眼,心里生出无限的感喟与感动来,勾起我很多的回忆,那些已经模糊的记忆,渐渐地变得清晰。

那年中考,我们一百多名学子,满怀豪情地从全县各乡镇奔赴县城,汇聚在南县第一中学。

我们班里这些乡下的男生,难得见到城里的女生,丽君的到来,让我们班上这一帮乡巴佬,眼前不止一亮,是亮了不知多少下。那时,她像一棵嫩葱似的,周身蓬勃着青春的气息,漂亮,活泼,纯真。而且,她写得一手很好看的钢笔字,想起她的仿宋,我就会联想起宋徽宗的瘦金。她的文章,大气、豪迈和雄壮,细品其文,时而轻缓如溪,潺潺流水;时而激流涌动,奔如瀑布;时而千回百转,九曲环游;那种韵味与美,就像田野里绽放的油菜花,永远开在我的心里。

高一的时候,语文老师讲解汉朝李延年的“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的时候,我还偷偷地瞟了丽君一眼。

渐渐的,我发觉丽君待人如春天般亲和,如夏天般阳光,一句话一挥手无不透出一种青春少女的内在美。可我这个人,是一个内向的家伙,又不善言辞。所以,学生时代,我和丽君没有说过一句话,见面连点头都不点。偶尔相逢,看她一眼,我便低着头轻快地走过去,像微风一样。

那年高考,她圆了她的大学梦。后来,她成了长沙一所中学的语文教师。

三十多年来,教学压力的负荷,职称的评定,学无止境的培训与学习,家庭的琐事都湮没不了它。我想,这样的女人,是应该永远活得高贵的,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那种高贵。

此刻,天上牛乳一般的月光,眼前天使一般的丽君,让我的肉体和精神都溶解在月光和丽君轻柔的声音里。渐渐地,我听不见流水,忘记了自己,沉浸在丽君美妙的音符中……

老粟到了,刘局到了,杨总到了……他们跟我和熊老平打过招呼,便与丽君热络起来,他们像是开屏的孔雀,在丽君面前,展示他们那辩才无碍的艳丽尾巴,他们说话的声音也变了,变得轻声细语,说得那么的令人印象深刻,不能忘怀。

一番寒暄之后,我们一起去广场边的山外山湘菜馆聚餐……

每天看笑话,风轻云淡WWW.5iqq.CN生活像彩虹一样美丽,像微风拂面,水波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