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片叶子落下,都是身不由己的。

也许一阵风起,也许一滴寒露,也许一只鸟毫无目的的经过。或者,也许只是看不见的微尘。

没有落下来的时候,也许它懵懂地挤在兄弟姐妹中间,也许它孤零零地挂在那里。没有人注意到它,它有没有痛苦,有没有挣扎,有没有不舍,没人知道。

它没有,它只是芸芸众生。如果它有,这秋天岂不是满世界的呻吟、苦难与悲伤。

虽然,据说世界上没有完全相同的两片叶子。

终归于尽。

它落下的时候,也许会有人注意到。有说它如彩蝶般飞舞的,有说它如离开母亲的孩子的,更多的人什么也没说,甚至于说多愁善感的无聊。

即使大风骤起,落叶纷飞,人们也只是缩缩脖子,眯眯眼睛,连躲避都不屑做。偶尔有一片不知趣的落到了头发上,也会被毫不留情的打落在地。缩脖子眯眼睛,那只是对寒冷、对灰尘的条件反射而已,与落叶无关。

落到地上的叶子,有的仍然平平展展的,有的抽搐如被毒杀的样子。如果你吊唁过许多不同人家的亲人,那些遗像,何其的相似。

小城是熟人社会。你会见到许多曾经事业有成的人,退休之后穿着讲究的衣服,迈着稳重的步伐,以在位时极其罕见的笑容和你亲切寒暄。你也会见到更多曾经碌碌无为得像我现在这样的中年人,老了之后,仍然像原来的样子随随便便的,头发花白,拉着家常,有的还推辆自行车。

当然,也会说起谁家的孩子现在事业有成,谁好久不见了重病在床,谁已经突然走了

叶子春天的时候还是惹人欢喜的,像小孩子,后来精精神神的,或者亭亭玉立的,像小伙子或者大姑娘,有的像考上了重点大学,又被注意了一阵。其他的,就此在自己的世界里长大了,什么形状都有,就像什么职业都有一样。小城不像大自然,树木大多规规矩矩、整整齐齐地待在那里,没有调皮的伙伴,没有杂草啊、藤蔓啊勾扯,当然大多也没有鲜艳的果实,深秋季节还常常被砍了不按人们心里安排的意思生长的枝条。

叶子落下来之后,大多静静地躺着,直到落下来,才终于被人注意到了它的样子,它的筋脉,它的色彩,只是,又被毫不留情地踩了。而且大多数还没来得及被踩着,就已经被扫帚划拉到各种垃圾里了。每一片落叶,都像一颗幽怨的眼睛。

而小城的周围,我是去看过的,山坡、乡间,各色斑斓的秋叶热热闹闹地簇拥着,开心的笑着,无拘无束,好像千百万年来一直是这样。而落叶也是,各种的、各色的,还是热热闹闹的,似乎忙了一年,找了大通铺躺下了,厚厚的,踩上去软软的,和大地一样亲切。

2022年11月9日

每天看笑话,风轻云淡WWW.5iqq.CN生活像彩虹一样美丽,像微风拂面,水波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