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过几次家,但这一次不一样,因为这是我买的房子,不是租的。

在这里住了两年多,都有感情了。

打从厂子破产之后,我就一直过着居无定所的生活。这没办法,谁让我不是这个城市的“原住民呢。一开始就是租房,先是租了一间平房,室内没有卫生间不说,冬天能到零下二度,洗脸盆的水都冻成冰了。现在想来,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大概是那个时候到底年轻,换做现在的话,我估计一天都坚持不下去。再后来就不用住平房,可以住进楼房了。

这还得感谢我那位炒房子的远房亲戚,我都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不过人家能认我做亲戚,就足够让我感激涕零了。他起先买了一个楼房,因为是六层楼的六楼,也就是顶层,家里人都不去住,嫌高、嫌热、嫌冷,就“赐给我住了。

租金有,不过是象征性的,当然水电费我得自己拿了。不考虑暖气费,因为我交不起。我就在他们一家人惊讶的目光当中搬过去了,而且一住就是好几年,直到人家找到了“接盘侠。

“受苦了亲戚对我说道,甚至他一家子人都对我投来同情的眼神,他们都不知道我这几年是怎么过来的。我不知道他们作何感想,反正对于我来说,这几年算是享福了,跟曾经住过的平房相比,这个房子就是天堂。

巧的很,也就在这个时候,我们厂正式破产了,而我也拿到了属于我的那部分钱。我拿在手里盘算了一下,市区的房子不用想了,但远郊的房子我还是买得起的。也就是说,只要我愿意,我也可以拥有一套自己的房子了。

我真是喜出望外,连想都没想,就在远郊买了一套房子。拿到钥匙的那一天,我忍了又忍,总算没有在人家面前掉眼泪。不过,后来我才发现,那是我唯一一次流露真情实感的机会。住在远郊的这几年,我跟那里的人不怎么打交道,平时碰见了打个招呼,就算是交流了。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地方好像也没什么好留恋的,不过我说的不是那里的人,而是说我的房子。那是我今生的第一套房子,从此我才有了真正意义上的容身之所。可以毫不夸张的说,那是我灵魂的寄托。

很少有人会混到我这步田地,所以有时候我的所思所想是别人所无法理解的。我没有妻子儿女,没有朋友,亲戚也是时有时没有。我的房子就是我的一切,因为我再没有别的了。所幸我卖掉房子之后,又在市区买了一套,这几年房价下跌,小点,但总算是买得起了。

我的房子就这样卖了,感觉就跟卖儿卖女一样,有点夸张,有点变态,但这就是我现在的思想状况。以后不知道会怎么样,可能的话,我希望永远不再卖房。

每天看美文,风轻云淡WWW.sikushu.CN生活像彩虹一样美丽,像微风拂面,水波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