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是有写作经历的人一定会有这种体验,就是创作灵感一旦出现,就像一匹脱缰的野马,任性狂奔,难以驾驭和掌控。国庆长假期间自己手上写作的短篇小说《拯救》,开始明明都想好了,文章没有时效性,可以慢慢写。然而一旦进入状态,就信马由缰,好像喝了迷魂汤一样。在电脑前,一坐就是十几个小时。我自2016年9月进入文学创作以来。在全国各文学网站上所发表的300多篇小说,散文、随笔等,大多都是2000—4000字的短文章。然而2022年10月3号晚十一点半,当我在电脑上一口气写完了6800字的短篇小说,关闭电脑,洗漱泡脚完毕,回到卧室,脱去外套,躺在床上。可能是由于这几天熬夜写作,过度用脑和劳累,从而出现脑缺血,诱发癫痫。据老伴描述:当时我怪叫一声、全身抽搐、嘴唇发紫,手脚乱颤。老伴赶紧叫来儿子,拨打120。得到的回复是:急救车都在运行中,要等待通知。情况紧急,时不我待。没有办法,只有自己解决,儿子决定开车送我上医院。老伴事后向我叙述当时的场景,对我来说好像是在讲一个别人的故事,我却毫无知觉。

我在冥冥之中,好像耳边仿佛听到儿子的讲话。我们去医院看病,走。之后什么意识都没有,等我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时,耳边又听到儿子对医生说:刚才我爸在家癫痫发作。医生听过儿子的症状描述以后,迅速开出一瓶药水,护士把我领到了急诊输液房,找到了手上血管插针输液。告诉我们:点滴按要求设置了漫输液状态,时间要花费24小时,也就是要到第二天的晚上十一点半。我仔细观察计算每六秒钟滴一次,比山泉水滴还慢。真够呛!没办法,只有安下心来,儿子、儿媳妇分头为我找来了活动的推床,购置了棉被,由于病人太多,儿子将我的病床推至急诊过道靠墙边下榻。让我躺在床上输液睡觉。安顿好我的事宜后,时间已早过了零点。我催促儿媳赶快回家休息,家里还有老伴和孙子、孙女。儿子找来一个凳子,坐在我的床边。由于我发病突然,情况紧急,儿子从家里出来时还是穿着薄衣短裤。听着窗外呼啸的寒风,我知道,冷空气刚刚登陆上海。我问孩子是否感觉较冷?他说不冷,我知道他是怕我担忧。时间分分秒秒地流逝着。尽管儿子嘱咐我安心睡觉,可我怎么也睡不着。心里在思考:事隔四年我的脑血管病又犯了。我想肯定是写稿劳累熬夜产生的严重后果。由于我的任性,弄得一家人不得安宁,看着筋疲力尽、疲惫不堪、无法入睡的儿子,想着心急如焚,备受胃病煎熬的老伴在家里一定是彻夜难眠,我心中充满了自责。

天还没有完全亮,儿子将我的病床推到了更加开阔敞亮的急诊大厅。只见大厅内灯光辉煌,大部分空间和位置还是被活动病床占据着。躺在病床上的病人大多数为中老年患者。陪护人员当中,偶有青年男女。他们有的睡在从家里拿来的躺椅上;有的坐在医院提供的塑料方凳上,靠着病床铁架枕着双臂小睡。急诊大厅内,只见医生你来我往,川流不息的查病问诊;护士们推着手推车为病人打针送药、订餐送水。特别让人感动的事,为了防疫不留隐患。白衣天使们身着防护服,头戴防护面罩,游走于医院的各个病区,为全体职工、病人及其家属上门做核酸。眼前的一幕幕真切动人的场面,和蔼亲密的医患关系。让我这个很少进医院的人看过后,无比感慨,心中祝福:愿所有病人早日康复,也预祝即将在北京召开的党的二十大圆满成功,期待二十大以后,祖国必然迎来一个更加开放、富强、美好的未来。

我赶紧拿出手机,给老伴发了一条信息。让她早上到医院来一趟,把儿子的长衣裤以及我的眼镜等急需用品带过来。老伴马上回复,正打算一早坐轻轨列车过去。没等多久,老伴将急需的用品带过来了,还买了早点。这时我们催促儿子回家小睡一会,儿子说在网上为我挂了上午十点钟的专家门诊,现在我回家开车过来,并在车里躺一会儿,上午十点专家门诊见面。

上午9:40我与老伴来到精神外科专家门诊部。由于等待看门诊的人数很多,门口坐满了焦急等待的病人和家属。我们也耐着性子坐在长椅子上,眼睛紧盯着门口的电子活动号牌。看着一拨又一拨从门诊室看完病的人出来,又有人进去。10:30好不容易轮到我们。专家门诊室里端坐着一位穿白大褂的中年男医师。他形体稍胖,面相和蔼、讲话声音清晰洪亮。老伴和儿子分别向他讲述了我的病症及过程。他仔细听着并看过我的检查结果后,告知我的症状不是很严重,叮嘱我不要熬夜。得知我常失眠,为我开了一剂药并解释说,此药为新药,副作用小,坚持每天晚饭后一小时服用就行了。医师耐心细致地为我们分析讲解了这种病的病理和注意事项。鉴于我的症状,医师让我们输液到下午三点钟,让护士提前拔掉针管,吃完一次药后就可以回家。我们一致认为不愧是专家,他的诊断到位、服务周到,让我们十分满意。

看过专家门诊以后,已近中午,我们吃过儿子预定好的外卖中餐,在医院留置到下午三点。按照医嘱,请护士提前拔掉了点滴针管。儿子开车接我们回到了家中。一场有惊无险的突发事件就圆满画上了句号。回家后稍作休息,心中还惦记着未完成发稿的小说。于是又坐到了电脑前,对稿件进行了后续完善和充实,认真检查,确认无误后,向中国作家网发了小说《拯救》电子稿。值得庆幸的是稿件发出的第二天一早,收到了网站专家审核通过的信息。上午十点半左右又看到每日原创快递小说栏目中刊载了我的这篇小说,心中无比兴奋。当时想起来感到整个过程具有戏剧性。可不是吗,我因该小说写作辛劳熬夜诱发脑缺血住院。又因本小说很快通过审核发表,而得到鼓舞和力量。但更重要的是,作为当事人,通过这一事件,也让我很好地对自己加以反思:以后要站在对方的角度去思考问题。为了你的任性和爱好,引发家人的恐慌和不安,打扰他人的生活节奏,徒增别人的麻烦和辛苦,这样做未免太自私。这就需要我树立一个正确的观点:一切以健康、快乐、幸福为重。如遇有悖于上述原则,就要立即按下关机键,离开你的电脑 。

这两年我几乎每年都体检,大问题好像没有。但都有血脂高等毛病。因此,体检报告医生建议中都有切记不要熬夜这一条警句。老伴也反复提醒我,现在年级大了,身体没有资本硬扛,要注意规律生活、按时休息。让她以及家人、朋友特别不能理解的是:为了写作,可以不睡觉、不吃饭、不知疲倦。何必把自己搞得这样苦呢?写作既不是为了评职称,在职期间首次就被评为高级教师;也不是为名利,早几年就是省市作家协会会员,又没有竟升更高级别会员的奢望。再说现在写作的人这么多,报社、杂志社大多数都是约稿,网上发表文章又没有稿费,出书还要自己掏钱。有个人爱好固然很好,但为什么就不能够悠着一点呢?今天写不完就明天或者后天接着写,又没有人催你交稿,何必要去抢时间?好在几次发病,都有家人在场,这次又恰好遇到国庆长假,儿子放假在家。如果是在外面或者是单独一人,面对没有先兆的突发疾病,后果不堪想象。

2022年10月30日于上海

每天看美文,风轻云淡WWW.sikushu.CN生活像彩虹一样美丽,像微风拂面,水波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