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工的人电视剧百度云网盘【已更新】

2020-11-19 12:33

做工的人电视剧百度云网盘【已更新】

百度云网盘链接:https://pan.baidu.com/s/zWzwBWuNKYy74qxajWSRbSR

爱情必然带着阶级苦味?《做工的人》为什么总是失恋?

近几年,台湾电视剧许多具有写实旨趣、底层关怀的作品纷纷出现。《花甲男孩转大人》、《奇迹的女儿》、《劳动之王》、《俗女养成记》等等,可说是佳作迭出,市场回响也不俗。越来越多的台湾观众,期待电视影集呈现升斗小民的日常生活。

推出后广受好评的台剧《做工的人》,可说也在这一支「回归现实」的队伍当中。本剧的核心故事,改编自工人作家林立青的短篇散文《走水路》,然而,影视改编版本虽然保留了原著中铁工生涯的辛酸艰苦,却也为了戏剧需要,又再增添几段百味杂陈的恋爱悲喜。

不过,所谓「爱情」这种复杂的人类行为,从来不只是一见钟情,深陷恋爱的男男女女,原本就无法免除复杂的社会性算计。如果我们思考《做工的人》中铁工阿钦(柯叔元饰)和卡车司机阿全(薛仕凌饰)两个角色的坎坷情路,那么,在为了男性痴情而眼眶泛红的同时,其实也会看见劳动阶级被社会结构所限制的典型感情难题。

心爱的无缘的人:工人男性的眼泪

在《做工的人》第四集,同一工地的昌嫂(苗可丽饰)不忍心阿钦整天埋头工作,生命毫无寄托,于是为阿钦安排了一次相亲。然而当女方问起,理想对象怎样,收入能不能养家,阿钦竟然回答自己喜欢「长得丑」、收入只能「养活自己」,硬是给人家软钉子碰。

其实,外貌一表人才的阿钦,心中充满怨怼。因为年轻时,被要好女友秀玲(林韦君饰)的双亲嫌弃自己的工人出身,从而好事难成。此后下半辈子,阿钦都没有真正摆脱身为工人的自卑,以及对于「势利」女人的愤懑。

怪手司机阿全的故事同样似曾相识。更年轻的阿全,以货车为家,几年来钟情于槟榔摊「女神」露露(孟耿如饰),平日也互动暧昧。然而阿全的发财梦还来不及实现,女神就从槟榔摊无预警辞职,不见人影。追问之下才知道,原来女神嫁给了有钱客人,对方出手阔绰,开跑车、送名牌,阿全只能在死党的酒摊上痛哭大醉。

在《做工的人》这个以男性为主要角色的故事里,底层男性劳动者在恋爱上的困难,直接联系于工人在阶级社会中的劣势与污名。阿钦和阿全其实完全理解女方的选择,只是那种不甘心很难释怀。

讽刺的是,阿钦哥哥阿祈(李铭顺饰)在临死前,遗言正是希望阿钦「赚大钱、娶水某」,可见对工人来说,成家立业和经济安全并列为人生首要价值。只是低下的经济位阶既然难以改善,那么男性工人的恋爱之路,当然跟着险阻重重。

我不是不爱你:底层女性的苦衷

但是任何故事都有另外一面。尽管从男性工人眼中看来,美丽女孩子似乎总是嫌贫爱富,但对于同样生活在劳动阶层的女性来说,如果不试着挑选理想丈夫,下半生可能异常辛苦。例如,工地中那位没有专业技能,只能在昌嫂手下帮忙收拾垃圾的女工珮珮(周蕙饰),就必须时时改换住处(所以只能当临时工),避免被酗酒、家暴、失业的丈夫找到。

就算劳动阶层女性有幸遇到阿祈、昌仔(游安顺饰)这样对伴侣千依百顺的丈夫,但是,嫁入工人家庭仍然意味着,必须负担琐碎家务、儿女教养,当然还得操烦家中入不敷出的经济。然而金钱绝对不是恋爱中的唯一考量。纵观全剧,其实我们可以看到,尽管男性工人本质上柔软善良,但是,他们在亲密关系中,时常存在明显的情绪问题。

对于跟阿钦长年要好的风尘女郎珍妮花(方宥心饰)来说,她比谁都知道,木讷的阿钦心地纯良,除了温柔地善待家中猫咪,阿钦也对珍妮花的女儿小玉(项婕如饰)爱护有加。有一次,珍妮花不小心在宠物面前将阿钦称呼为「爸爸」,可见她多少期待有朝一日能够跟阿钦共组家庭。

即便如此,阿钦仍是一个无能敞开心扉的中年男子。

由于长期吸食毒品的缘故,阿钦相当暴躁易怒,对同事跟学徒都很少摆出好脸色。另外,随着毒瘾加深,当阿钦幻觉发作时,也用相当粗鲁的态度,拒绝珍妮花的关心。阿钦的初恋女友秀玲恐怕当年就有类似的感觉。当两人多年后重逢,阿钦竟然前往秀玲开设的餐厅「吃饭」,甚至还硬要拉着怀孕的秀玲骑上重型机车,在公路上超速行驶、顶撞警察,简直就是恐怖情人。

从这个角度来说,即使《做工的人》特意刻画男性体力劳动者那善良的天性,然而,他们却无法摆脱由艰困环境所造就的阶级习性(包括生活习惯、沟通能力、金钱观念等),比起秀玲那位风度翩翩、经济宽裕的中产阶级好老公,工人男性的「失败」似乎也无可苛责。

爱情未必带来阶级流动

也许是因为,底层劳动者相对上更接受男外女内的传统性别价值,于是,工人阶级男女在爱情中的互动,通常要求女性为了成就「家庭」而做出更多退让。已婚的阿祈与昌仔,尽管婚姻堪称美满,但是阿祈的太太美凤(曾珮瑜饰)多年来必须独自照顾瘫痪的公公,而昌嫂则辞去光鲜亮丽的柜姐职位,甘愿和丈夫一同进入工地。

这也是工人爱情故事之中,难以克服之最大矛盾:从男性立场,婚姻的目的仍是寻找刻苦耐劳的贤内助。但对于女人来说,如果真的和劳工阶级恋爱结婚,那么正如《做工的人》所描写,很可能得承担下列风险:帮丈夫背债、受困于家庭暴力、独自负担家务、整日忧心家计……。

我们当然能够同意,这些困难不可归责于工人男性,而是各种社会劣势所带来的后果——对于谋生不易的体力劳动者来说,工人男性非常仰赖妻子打理家务,以抚慰自己在沉重劳动后无比疲惫的身体与情感。

即便如此,对于多数的劳动阶级女性来说,秀玲那位「理想丈夫」还是难以奢望的幸运。就算她们渴望透过婚姻达成阶级流动,然而,现实却未必允许。

在《做工的人》播毕后,官方在网路上释出「结局彩蛋」影片。这一分半钟的短片里,我们可以看见,高中毕业的小杰,最后并未选择继续升学。小杰继承了过世父亲与阿叔的手艺,开了一家「祈钦铁工厂」。随后小玉从远处走进工厂,这对年轻的恋人,站在招牌底下牵手相视而笑。

值得观众开心的是,也许小杰不会像叔叔阿钦,再次走上坎坷情路。不过这样的结局似乎还有另外一个意义——平凡劳动男女的「爱情」,同时也意味着下个时代阶级地位的停滞。假使体力劳动者的地位并未得到改善,那么,小杰与小玉对于彼此的认定,很有可能就延续了「体力工人」与「性工作者」的位置,社会阶级最后并未松动。

不知道阿祈、阿钦如果在天有灵,在高兴儿女终有归宿的同时,会不会也深深感慨,为何我们「做工的人」总是代代相承?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